净空法师 | 慧律法师 | 净界法师 | 印光法师 | 弘一法师 | 虚云禅师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师专栏 > 印光法师 > 印光法师品行节操

印光法师品行节操

  妙文获赞
  那时有一位天涯行脚的高鹤年居士,光绪二十四年(一八九九年)到法雨寺吊化闻老和尚之丧,和印光法师由此相识,以后就常到普陀山去探视印老。民国元年(一九一二年),上海的狄楚青居士创办《佛学丛报》,高鹤年向印老要了几篇文稿,交给《佛学丛报》刊登,报上署名“常惭”,世人还不知道印光之名。
  后来在北京政府任职的徐蔚如居士,读到《佛学丛报》上的文章,向人打听常惭是谁?最后问出来是普陀山的印光法师。民国三年(一九一四年)、五年(一九一六年),他两度亲到普陀山求见印老,要到了印老几件信稿,带到北京印行,题名曰《印光法师信稿》。到了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年),徐蔚如搜集了二十多篇信稿,重为印行,题曰《印光法师文钞》。这以后一再增益,在商务印书馆印出了铅印版,在扬州藏经院印出了木刻版,后来又在中华书局、上海佛学书局、苏州弘化社,一印再印,这部《印光法师文钞》就风行天下了。徐蔚如为文钞作跋云∶大法陵夷,于今为极,不图当世,尚有具正知正见如师者,续佛慧命,于是乎在。 又云∶师之文,盖无一语无来历,深入显出,妙契时机,诚末法中应病良药,可谓善识法要,竭忱钦仰者矣!


  赈灾请愿
  民国八年(一九一九年)以前,印光法师在普陀山,从不收皈依弟子。民国五年(一九一六年),徐蔚如陪着母亲上山求皈依,印老介绍他母子去皈依谛闲法师。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年),北京天津大水为灾,上海的居士名流狄楚青、王一亭、程雪楼等,委托高鹤年北上勘察灾情。鹤年回到上海,当地居士随组成“佛教慈悲义赈会”,并推请鹤年到各地劝设分会,鹤年以此到了普陀山。这时,法雨寺的方丈是了清和尚。印老关怀灾情,他认为“救灾即是普度众生”,他与了清出面,召集诸山长老,在普陀山也设了赈灾分会,大家随缘乐助。印老把他仅有的银洋拾元也捐了出来。
  第二天,印光法师以陕西的小米粥和油饼招待高鹤年,吃着饭他说∶“某某先生等到山上来皈依我,我决不准!并送香金,也分文不收。”
  高鹤年恳切的劝他说∶“如果是真正发心请求的,说方便皈依,普度众生,也是释尊的遗制;如果说这样作有违常住的规矩,我去向法雨寺的老当家和方丈请求通过。”
  印老这时才点头说可以考虑。这样到了民国八年(一九一九年),徐蔚如的朋友周孟由兄弟陪着他们的庶祖母到普陀山,再三恳求印老为那位老太太及周氏兄弟授三皈依,各赐法名。 这是他受人皈依之始。以后二十馀年,他的皈依弟子遍天下,多到不可以数计。
  印光法师于光绪十九年到普陀山,一住二十五年,直到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年),他五十八岁的时候,才出山活动。原来他想到扬州刻经处去印经,以人地生疏,约高鹤年陪他去。到扬州办完事,回到上海,高鹤年要带他到海潮寺或玉佛寺挂单,印老不许,他说∶“你的熟人太多,你陪我去,人家一定要客气办斋。你我都是苦人,何必苦中作乐,既花钱,又耗时。”高鹤年只得带他找了一所最冷落的小庙,住了下来。
  这一次到上海,高鹤年为他介绍了沪上名流狄楚青、程雪楼、王一亭、陈子修、邓心安诸居士。印老与他们广谈孔孟学理、净土因果等。分别时,这些人欲送香仪礼物,印老一一谢却。
  捐款印经
  民国八年(一九一九年),印光法师为印经事,又约高鹤年陪他到上海。这一次高鹤年陪他到“南园”,和佛教护法居士简照南、简玉阶兄弟等见了面,为他们说净土法门。简氏兄弟供养他千元,其他居士也有供养,这恰够他印经之需。这以后,到普陀山去求皈依的人,如山阴道上,接应不暇。皈依者供养之款,他一概拿来作印书赠人之用。
  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定海县的县知事陶在东,和会稽道的道尹黄涵之,以印师教化一方,汇师道行,请北京政府的大总统徐世昌,颁给印老“悟彻圆明”匾额一方,铜鼓喧天的送到法雨寺,香花供养,极盛一时。这在世人认为是难得的殊荣,而印老淡然置之,有如罔闻。后来有一位德森法师,侍印老座下,为印老校对所印的经书,偶然读到马契西居士为印老撰写的传记,才知道有徐大总统赠匾这件事,他就叩问印老。印老板下脸说∶“悟尚未能,遑论圆明?瞎造谣言,增我惭愧。”德森后来在大殿高处发现了这块匾,盖因殿高匾小,平常未注意到也!
  创社布道
  自民国七年(一九一八年)以后,印光法师常到上海印经书,而苦于没有落脚的处所。后来法雨寺的真达法师,住持三圣堂,三圣堂有下院太平寺,民国十一年(一九二二年)翻修过,真达特辟了一间净室,这以后印老到上海,始有了安居之所。日子久了,上海佛教人士都知道他住在太平寺,这一来,居士名流去问道的,善男信女求皈依的,以至于各方的函件,都愈来愈多,太平兰若出了名,也增加了他人事繁杂的困扰。到了民国十七(一九二八年)、八年(一九二九年),他急欲找个清净的地方归隐,后来真达与沪上居士关之、沈惺叔、赵云韶等商议,找到了苏州的报国寺,真达花费了几千元的现洋予以修缮,到民国十九年(一九三零年)二月,他就迁到苏州报国寺去闭关了。
  印光法师到苏州后,创办了一所“苏州弘化社”,专印佛书赠人,自净土经论、《安士全书》、他自己的文钞,以至于各种初机佛书,前后多年印送的书籍,不下四五百万部,佛像亦百万馀帧。这种工作,全是代佛宣化,以期挽救世道人心而已。
  勤俭节约
  印老自奉极薄,食则唯求充饥,不求适口;衣则唯求御寒,厌弃华丽。如果有人供养他珍美的衣食,他却而不受。不得已受下,就拿来转赠别人。如果是普通物品,就交到库房,由大众共享。有一次,关絅之居士请他到家应供,他声明只需高装馒头、炒豆腐渣两样即可。关居士无奈,只得在素斋席上另备了这两样东西。他驻锡太平寺时,关居士去拜访,楼上楼下找不到他,最后在天井中找到了,原来他蹲在地上洗衣服。
  他虽薄以待己,却厚以待人,凡善男信女供养的香敬,他都拿来印佛书流通,为人种福田。他对于赈灾济贫的事,权衡轻重,先其所急。如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年),刘镇华兵围西安,饿死数万人。解围之后,印老立即以印书之款,汇去三千圆办赈济。二十四年陕西大旱,得到王幼农居士的函告,立刻拿出存折,令人提款一千圆汇去,而提汇之后,存折余额剩下了百元,而报国寺的一切费用全赖存折款维持,他认为赈灾事急,余事均可从缓。
  1917年12月,陕西靖国军兴,护法讨陈。同盟会会员吴希真的部下袁占彪在乾县,张承轼在礼泉,李象荣、韩德元等在扶风、武功一带响应护法。次年吴集结省西各地武装,驻扎岐山,整编训练,参加护法讨陈。后因与郭坚部发生冲突,又为北洋系驻军所败,遂离开陕西。吴离陕后,先到杭州访问印光法师(同为陕西人),研究佛学,在杭州意外得到一只百年海龟,印光大师道此乃天意,吴希真遂将此龟放至咸阳市乾县姜村镇双羊村释迦院供养。后来人们便将此寺称为海龟寺。十年动乱时期,此龟不知去向。

来源:圣爱会 作者:圣爱会 编辑:程小康 时间:2014-6-7
上一篇:智慧法语:佛说欲望越大苦恼越多 2014-6-7
下一篇:智慧法语:佛说八个除睡眠的方法 2014-6-7
慈善功德榜
>>
常辉 10元 放生 西安市
刘文娟 10元 放生 西安市
姜秀娟 20元 放生 西安市
李芳琴 20元 放生 西安市
石宏军 20元 放生 西安市
石宏霞 20元 放生 西安市
高祎宁 20元 放生 西安市
高丽蓉 20元 放生 西安市
高军 20元 放生 西安市
石宏星 20元 放生 西安市
曹苗 10元 放生 西安市
徐蒙全家 20元 放生 西安市
时睿阳全家 30元 放生 西安市
杨紫铭徐安程 20元 放生 西安市
我要捐助
shengaihui@126.com
卡号:6217 0042 2001 3983 451
户名:云国玲 13572806537

圣爱慈善功德会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航天产业基地神州四路航创大厦701
电话:
029-89236555